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无障碍浏览 长者模式
资讯 时政 热点 问政 公告 时评 党建 视觉 直播 专题 策划 互动
 
当前位置:普洱网首页 >> 云资讯 >> 西盟 >> 正文




偶遇南下嘎


来源:《普洱日报》   时间:2024/04/17/ 10:48 点击:

 

一个周末,要到西盟佤族自治县走亲戚的文友微信联系我,邀我一起去他曾经挖地基、建民房,并与当地村民结下深厚情谊的南下嘎游览。我在西盟县工作快30年了,还没有到过南下嘎,便欣然应允了。

从县城出发,我们满怀憧憬向南下嘎进发。经勐梭河桥、南亢河橡胶加工厂、南亢村,在募西公路80公里处往岳宋乡方向前行2公里往左岔路口进去,再走约5公里就到了目的地。沿途空气清新湿润,道路两边的橡胶林郁郁葱葱。公路边偶尔有一栋小庭院闪过,那都是通过割胶过上好日子的胶农为方便管理自家橡胶林建盖的。

就这样,我第一次来到了南下嘎,可以说是一场偶遇,但我却因此对这番水土有了全新的认识,有了深情的牵挂。

南下嘎是一个拉祜族寨子,位于西盟县力所乡西北22公里,力所村西13公里处,距县城46公里。南下嘎为傣语地名,“南”指河水,“下嘎”指清凉,意为建在清凉的河水岸边的寨子。本地拉祜族称南下嘎为“先卫”“兴威”,意为长辈、老大的村寨,或拉祜族最先居住的村寨。

有史料载,拉祜族于春秋战国时期从青海湖地区举族迁入云南,汉、唐时居住在滇中、滇东地区,后又经艰苦跋涉从昆明出发穿过缅甸到达泰国。清同治十三年,由于响应“三佛祖”朱阿霞的号召,泰国的拉祜族迁寨于此。

在南下嘎有一个流传甚广的传说。据传,“三佛祖”朱阿霞在西盟县建立勐坎佛房,因数年无战事,放养在南下嘎山梁上的白马坐化成了玉马,朱阿霞认为这是神在作用,因此,在当年的农历十月十五,他亲自主持了祭祀玉马仪式。此后,每年的农历十月十五,都由勐坎佛房的佛爷为白马举行一年一度声势浩大的“赕白马”宗教祭祀活动,宗教祭祀活动结束后,拉祜族群众自发组织跳芦笙舞,直至太阳落山。

朱阿霞死后,“赕白马”宗教祭祀活动逐步演化为拉祜族的一种庆祝丰收的民俗节庆活动。每年农历十月十五这天,拉祜族人民会带着新米、糯米粑粑、甘蔗、自烤酒等物品到南下嘎垭口,将这些物品摆放到中央欢度节庆。男人们吹起芦笙,女人们手拉手围成圈,踏着芦笙调的节奏翩翩起舞。通过舞蹈动作,反映出历史上拉祜族迁徙、狩猎的游猎生活,展示拉祜族砍伐森林、钐地烧荒、挖地播种、薅草保墒,庆祝丰收喜庆的情景。太阳落山,庆祝活动结束后,这片垭口就成了男女青年谈情说爱的天地,对情歌、跳芦笙、抢包头、抢帽子、追情人、谈恋爱……

后来,“赕白马”宗教活动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和视线,取而代之的是一年一度的赶街活动,称为“山野街”“商烟街”“山荫街”,时间还是每年农历十月十五。1958年,商烟街消失,直到1992年,中断34年的商烟街交易活动恢复。

远山含黛,鸟鸣山幽,胶林片片,微风荡起一山山绿色涟漪。寨子里,一条条刚刚硬化过的串户路连着家家户户,上下左右是四条更为宽阔的通往寨子外的大路,交通方便。在村民小组运动场驻足观望,整个寨子呈块状聚落在海拔1050米的山坡胶林里,61户人家在蓝天笼罩下呈现出一片祥和。午后的寨子,格外清静,鸡不打鸣狗不吠,只是偶尔有村民从运动场漫不经心地走过。

文友毫不拘谨,他礼貌地叫住一位路过的“雅米也”(拉祜族小姑娘)打探寨情。姑娘热情地向我们介绍起了这里的建设发展情况:寨子里结构相似、整齐划一的民房是依托边境民族地区农村安居工程建设项目建起的,运动场、灯光、道路整合了其他民生工程项目资金,老百姓都没出钱。产业主要有橡胶、咖啡、茶叶,还有南下嘎红薯、老品种糯包谷和山地黄瓜等,每家每户至少有一项支撑收入的主打产业。她边介绍边邀请我们“阿朋阿龙尼”(拉祜族盛大的民族传统节日——葫芦节)时一定再来,那时候寨子里才热闹。这里的村民很朴实,心无旁骛生活在这边远宁静却生机勃勃的村庄。

文友围着操场缓缓转了一圈,然后就走进了紧挨操场下侧边缘的村民朋友扎迫家,欣慰和陶醉溢于言表。他给远方的朋友发微信,有照片,有文字:“南下嘎让我心生柔情,心生爱恋。寨边绿树环绕,寨中轻烟袅袅。”

一只憨态可掬的黄狗,伏在扎迫家干爽的店面里,有一搭没一搭地瞅一眼店外的天空,对我坐到它身边的沙发上这个举动,它只是嗅了嗅我的裤脚,轻微地摆动了两下尾巴,继而慵懒地打了个哈欠,就算偶尔有摩托从房屋前呼啸而过,它也只是微微地睁睁眼、轻轻地摇摇尾巴。

我们在扎迫家小坐,喝他自酿的包谷酒,啃他从包谷地里刚刚摘回来的新鲜黄瓜。随后,又陆陆续续来了几个文友的熟人,我们把酒言欢,气氛甚是融洽。

南下嘎不像那花花绿绿的公园,它以自己的朴实,默默地讲述着属于它自己的故事,展示属于它自己的天生丽质。正是这样的美,让人能够拾回自然生活的气息,甚而流连忘返。

劳作之余,村民可以在胶林漫步,可以泡上一壶地道的本地生态茶,斜躺在自制的小竹椅或小藤椅里,听着风、看着蓝天白云,憧憬更美好的明天。

清澈的泉水,带着花香,带着她古老的故事和可期的未来缓缓地向南卡江流去……一切显得那么和谐,那么自然。

一次偶遇,令我醉了!我在这里结识了新朋友,见证了新农村新农民的新生活。

我们沿一条平缓悠长的水泥路离开南下嘎的时候,我已酒至微醺,只觉得忽明忽暗的光线在胶林间来回变换,风不知从哪里偷来一朵朵娇羞的云彩,挂在车窗外一闪而过的天空,一缕缕傍晚时分的炊烟,在我们身后欢快地舞动起来。透过胶林的缝隙,环顾青葱的玉米地,去寻找那热情的“雅米也”给我们介绍的红薯和黄瓜。

南下嘎,虽只是偶遇,却给了我太多惊喜,太多美好的回忆。未来可期,将来的南下嘎,一定会是更幸福的样子。(苏然)

本文来源:《普洱日报》


 
上一篇:云南省老年病医院黄鹂专家工作站落户西盟县 ... 下一篇:西盟:下沉监督护航春耕备耕
 
 
 
主办:中共普洱市委 普洱市人民政府 承办:普洱市融媒体中心
普洱网投稿:puernews@126.com 地址: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茶苑路12号
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125320150 ICP备案号:滇ICP备11001122号-3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邮箱 jubao@12377.cn 网络内容从业人员违法违规举报邮箱smjidi@126.com 普洱网不良信息举报:0879-2147559
涉未成年专用举报电话:0879-2147559 举报邮箱:smjidi@126.com